已经是一只废蝠了。

一只废蝙蝠,游离在各圈之外。随缘码文。
高三狗,全职韩叶,aph冷战,阴阳师酒茨,王荣白鹊,黑篮光组,盗墓黑瓶,hp德哈,恩怨组,mha轰爆,es零晃,强强万岁。
其实吃的很杂,基本没有雷点,基本都能吃互攻。
企鹅1351901203来找我玩啊x活在空间话废躺列_(:зゝ∠)_

【酒茨】酒


*十分没有内涵随便起的题目,短打

*听说产粮能入欧

*大概就是突然领悟自己弯了的酒吞和没发现自己弯了的茨木的双箭头这样很老套的梗

*助攻们的胜利

*为了欧所以要发糖虽然很想虐一下酒吞

*只有29级所以后面一些相关剧情纯属瞎掰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没有词汇唯一有的就是ooc(感觉酒吞被我写的好......软?)

*茨木就是天使!!!

红叶被封印后,酒吞终于也是断了这份念想,只是去那片枫林饮酒的习惯是改不了了。面对凭空出现的一大段能用来放空自我的空闲时间酒吞选择了喝更多的酒,却也难免在偶尔头脑清醒时想起某个聒噪的妖怪。

“吾友!吾友酒吞!吾回来了!”茨木清亮的声音打破了枫林的寂静,地上一层枫叶被他周身围绕的妖气微微卷起,空荡的右袖管飘在身后。

酒吞正依靠在一棵枫树下,半醉不醒得打着盹,思绪正飘到某个银发大妖身上就被吵醒了。远远看到茨木向他跑来还以为在梦中。这家伙不是去晴明那扫地了吗,兼职跑腿,当时晴明微妙的勾唇一笑留下一句住宿制引来了茨木哭天喊地的吾友吾友得叫,酒吞差点以为自己是送谁去幼儿园。

茨木跑近看酒吞并没有理睬他的样子,反而换个姿势继续抱着酒葫芦睡觉,便起了一阵不满。

“吾友!吾从晴明那里回来了!看看吾给汝带了什么!”一坛酒被放在酒吞旁边,茨木看看酒吞坐到了他旁边。

酒吞睁开一只眼睛就看到一坛酒,霎时来了些精神,居然也没去嫌身边那只妖怪烦,作势就要伸手去拿。

“哈哈哈哈吾友果然是喜爱喝酒!这是吾从晴明那拿来的酒,据说是放在地下室也没人喝,就赠与吾了!吾友果然是世上最强大的妖怪,看来已经变为从前的样子了!吾也好久未与汝比试了,等解决完这坛酒就来决斗吧!”

茨木像是有说不完的话,许久不见酒吞令他一允许回来就往这片枫林赶,虽然今酒吞不一定会理他但是他确信酒吞一定会理这坛酒。

酒吞也是一阵烦恼,虽是长久未见也有些想念,但是真的见到了就开始嫌弃了,一个人喝闷酒多没意思,偶尔也答应一下这个家伙好了。

“闭嘴。来,喝酒!”酒吞举起坛子先是一阵牛饮,随即把酒坛递给了茨木。茨木欣喜极了,自己的挚友那么多时间以来终于回应他了,接过酒坛也喝起酒来。

一坛酒很快就没了,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酒,入喉不是那么辛辣,过了一会儿却感觉昏昏沉沉的,后劲十足。原先已经喝过不少酒的酒吞显然是醉了,卸下了大妖的气场,脑海中飘飘忽忽闪过许多身影,仿佛走马观花一般重演了许多事情,从自己遇到茨木开始,到遇上红叶开始驱赶茨木,某种情愫一下子从心底爆发。茨木也是一阵眩晕,神智却还是清明的,就看到酒吞眯着眼将它按倒在地,手摸上了那根暗红的角。

“八百比丘尼......这样真的好吗......”晴明看着飞速远去的茨木的身影,问在一旁捂嘴偷笑的八百比丘尼。

“他们早已两情相悦,只不过茨木自己未发觉,而酒吞一时被红叶所吸引,与其这么天天闹腾,不如干脆捅破那层窗户纸,也好令平安京太平些。”

“也罢,也罢。”

酒吞隐约记得茨木向他说过,他的角特别敏感,还伸头过来让自己摸一摸,当时自己怎么做的,好像是摸了摸他的头,把银发揉乱了些。

茨木满脸通红得躺在酒吞身下,头上的角被酒吞用舌头舔弄着,腰侧被手抚摸着。一阵阵快感从脊椎窜上脑门,下面渐渐有抬头的趋势。虽然感到非常舒爽,好像内心哪部分缺失的正在被填满,但眼看情况要往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茨木使了些力一把推开了酒吞。

“吾友冷静些!莫不是这酒里有什么东西......”

“茨木童子......”

“嗯?”茨木站起身来望向酒吞。

“其实本大爷......”酒吞也是红了脸,支支吾吾的硬是说不出那几个字。

“吾友......”金色的眼眸中燃起火焰,一瞬间,那层障碍消失了,茨木知道酒吞要说什么了。

还没等酒吞挤出那几个字,茨木便走上前去用鬼手掰过酒吞的下巴吻了上去。酒吞一愣,随后推倒了茨木,春宵一刻。


没有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