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一只废蝠了。

一只废蝙蝠,游离在各圈之外。随缘码文。
高三狗,全职韩叶,aph冷战,阴阳师酒茨,王荣白鹊,黑篮光组,盗墓黑瓶,hp德哈,恩怨组,mha轰爆,es零晃,强强万岁。
其实吃的很杂,基本没有雷点,基本都能吃互攻。
企鹅1351901203来找我玩啊x活在空间话废躺列_(:зゝ∠)_

占tag致歉x

呜呜呜呜呜呜300fo来的猝不及防超级感谢大家喜欢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开点文庆祝x
只要是冷战就可以√
文笔拙劣描写死亡只会写小段子qaqqqq希望大家不要嫌弃x

【冷战组/露米】双教官十题(上)

群里九月初大家一起开的脑洞,一直说想码结果拖到现在才完成qwq
设定天朝军训。露露和米米来找老王玩,正好碰上暑假军训,结果老王就让他们去当教官了。老王是队长。
学生视角,两个班级的学生之间互相转换,会有提示_(:зゝ∠)_

1、第一天的互怼
2、食堂是个神奇的地方
3、琼斯教官的绷带
4、今天是琼斯教官的生日
5、坏掉的假人道具
6、近身格斗课
7、琼斯教官的腹肌
8、东欧大醋王
9、真人cs
10、篝火晚会

1、第一天的互怼(伊万班学生视角)

今天是军训的第一天,我们班的教官是一个俄罗斯人,笑眯眯的。本来以为我们教官肯定特别温柔,直到他对我们说:“既然是来军训的,那就先绕场子跑个二十圈热热身吧!如果说服隔壁班那个金毛教官跟你们一起跑的话可以减十圈噢。”

隔壁班的教官是个美国人,听到这句话当时就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白了我们教官一眼:“二十五圈热身!叫上隔壁的蠢熊一起的话减十五圈!去吧!”

我觉得这次军训会非常艰难。

2、食堂是个神奇的地方(阿尔弗班学生视角)

军训基地的食堂意外的良心,更良心的是我们和教官们在一起吃饭。

其实我们班和隔壁布拉金斯基教官带的班关系挺好的,所以就喜欢坐在一起,于是琼斯教官和布拉金斯基教官也坐在了一起。

不得不说,食堂是个神奇的地方,而我正好坐在两位教官斜对面。在琼斯教官从碗里挑出一块青椒扔到旁边布拉金斯基教官碗里开始,我的视线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他们,当然是偷偷地看。

布拉金斯基教官把自己碗里的肉夹进琼斯教官碗里,夹起那块青椒示意琼斯教官吃掉。琼斯教官瞥了瞥青椒摇摇头,往嘴里扒了一口饭。布拉金斯基教官看强塞无果,把青椒往自己嘴里一塞掰过琼斯教官的脑袋就亲了上去。琼斯教官刷的一下脸都红了,推开布拉金斯基教官捂住了嘴。

“你敢偷偷吐掉我就再喂一次。”

我一个激动差点把汤给翻了。

3、琼斯教官的绷带(伊万班学生视角)

今天布拉金斯基教官的心情似乎挺不错的,休息时间都变多了。隔壁琼斯教官好像一直气呼呼的,声音也比平时大了不少,还时不时给我们教官甩眼刀。仔细一看才发现琼斯教官脖子上围了一圈绷带。

隔壁班的同学也挺好奇绷带的来源就趁着休息时间问琼斯教官,这不问还好,一问就能感觉到隔壁传来的一股怨气。琼斯教官板着张帅脸,耳根红红的,没好气得回答是虫咬的。

嗯?我们教官似乎笑了一下?

4、今天是琼斯教官的生日(阿尔弗班学生视角)

愉快的休息时间琼斯教官在和我们愉快的唠嗑,隔壁伊万教官拿着一个打了蓝色蝴蝶结的紫色礼物盒走了过来。

“生日快乐阿尔弗。”说完还笑了笑,然后就回去了。

我们突然反应过来纷纷上前祝贺琼斯教官生日快乐,并且强烈要求他当场拆开布拉金斯基教官给他的礼物。

琼斯教官向我们道了谢,摇了摇盒子就听到哐当哐当的声音,好像确认了里面没有什么易燃易爆物品才嘟囔着开始拆礼物盒。“也不知道他今天吃错什么药了居然送我礼......”

盒盖子打开的一瞬间空气都凝固了,琼斯教官啪得一下盖上盒子红着脸把我们赶回原位说休息时间结束让我们绕场去跑个五圈。

我们都看到了琼斯教官收到的礼物,说实话昨天隔壁班同学跟我说她怀疑琼斯教官和布拉金斯基教官之间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我还在骗自己他们可能只是关系特别好的损友,直到我看到了盒子里的震动棒和一沓套套。

5、坏掉的假人道具(伊万班学生视角)

我怀疑安排课程的教官是故意的,今天上要和隔壁琼斯教官的班级拼班上救援课程。

小小的教室里两个班的同学围坐在地上,布拉金斯基教官在给我们讲解课程的内容作用要点之类的,琼斯教官从后面一堆杂物里拎出来一个假人。不过那个假人好像不太好,总之是无法用作课程道具了。

“接下来我和琼斯教官会为大家演示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的动作......嗯?怎么了?”
“伊万,道具坏了。”
“......那你来当假人吧。”
“你不会是想借机按爆我的心脏吧!”
“噢原来你还有这种想法。”

琼斯教官嘴上说着不愿意结果还是乖乖躺在了垫子上,布拉金斯基教官说了几条注意事项,跪在了琼斯教官身旁双手交叠伸直手臂压在了琼斯教官胸口。

“第一步是胸外按压,用掌根接触胸骨下段按压,手臂垂直胸壁用力,按压深度至少5厘米不超过6厘米,频率100次/分~120次/分,共按压三十次。”

琼斯教官的脸色好差,布拉金斯基教官是不是太用力了?

“第二步是人工呼吸,”布拉金斯基教官终于放过了琼斯教官,“将伤员的头部尽可能后仰,使其呼吸道畅通,”布拉金斯基教官一手托着琼斯教官的后颈一手压住他的额头向上抬了抬,琼斯教官配合得微张着嘴,“捏住伤员的鼻子使其不通气,对嘴吹气。”布拉金斯基教官俯下身,捏住了琼斯教官的鼻子,对着琼斯教官的嘴吹气。

身边几个女生激动的快叫出来了,我感觉布拉金斯基教官快亲上去了!

琼斯教官脸都红了,抬手拍了拍布拉金斯基教官的背示意他起来,布拉金斯基教官放开琼斯教官的鼻子托起他的脑袋亲了一口。琼斯教官一把推开布拉金斯基教官站起来背过身去疯狂抹嘴。“不要在学生面前做这种事啊!”

——
*第五题里的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的描写有参照和照搬网上的步骤描述

后五题里有两题会有很多动作戏,但是我写不出qaq于是就决定先发前五题了x让我再去琢磨琢磨动作戏我再码后五题!

他们真可爱(安详)

【冷战组】一个点梗

*顾衍小天使的点梗
*学院设春待小甜饼
*ooc有,生活总是充满意外

伊万和阿尔弗雷德吵架了,准确来说是冷战。不像之前闲着没事斗斗嘴小打小闹进进医务室,这次他们干脆不和对方有任何语言交流,虽然没有刻意避着对方,但是在同一场所共同出现时就会无意释放冷气,感觉上的那种,相比起来周围同学还宁可他们动手破坏公共财产。

亚瑟作为阿尔弗雷德的学长兼表哥,看着阿尔弗雷德最近跟伊万闹小情绪,看似精神强大能压死熊实则萎靡不振呆毛都快蔫了,决定带他在学习的海洋中散散心。答应了表弟一星期的汉堡,出卖钱财的亚瑟终于把阿尔弗雷德拖进了图书馆。

阿尔弗雷德抱着作业跟亚瑟走进图书馆,走到里面就看到书架前坐着一个无比显眼的人,伊万·布拉金斯基。本来打算看看作业睡睡觉的阿尔弗雷德瞬间就来了精神。伊万好像是感觉到了阿尔弗雷德的视线,眼睛从书本上移开看到了那个跟他还在冷战的美国人,还有点惊讶他居然会来图书馆。亚瑟拿着一本书回来看阿尔弗雷德还站在原地,顺着他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伊万,心态一下子就崩了。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图书馆是伊万经常出没的地方呢!本着带表弟散散心的心态,他一把把阿尔弗雷德拉走到另一边去找座位。阿尔弗雷德还有点恋恋不舍,亚瑟拉了他好几次才肯走开。

虽然阿尔弗雷德和伊万现在当中隔了两条走廊一列桌子,但是他们俩只要在同一个公共场所就会有让人逃走的冲动。才过了半个小时不到点这个区域的座位差不多都空了。毕竟没人想夹在这两颗核弹当中。

伊万在看到阿尔弗雷德之后顿时也没了什么看书的心情,翻来翻去一行字都看不进去,想着收拾收拾差不多好回去了。突然感觉周围光线一暗,阿尔弗雷德站在桌子旁边。

亚瑟前一秒还在祈祷阿尔弗雷德不要搞事情,下一秒他害怕发生的事就发生了。

“让一下,我要拿书。”
“你先让我出去。”

阿尔弗雷德像料到伊万会这么说一样,单膝跪上伊万旁边的椅子身子向前倾把伊万笼罩在自己的身体下去拿他身后书架上的书。伊万看阿尔弗雷德有点得意的表情莫名有些来气,把旁边的椅子往外踢了点。

阿尔弗雷德突然失去了重心就往伊万怀里扑,慌乱之中两个人亲到了一起去。

亚瑟就看到背对他的阿尔弗雷德突然跪上椅子又突然扑向了伊万,飞速起身往回跑跑出了图书馆,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阿尔弗雷德脸还红了?在他看到伊万拎着包也跟着跑出去之后就放弃了思考,他可能要问路德维希借一点胃药。

——
他们太可爱了我写不好qaqqqq

【冷战组】蚊子露后续

*有毒脑洞的有毒后续,慎入x
*沙苏露(蚊)异体
*我有病,不要打我hhhhhhh

自从上次蚊子伊万造访了阿尔弗雷德的房间,阿尔弗雷德对蚊子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不过还好,已经有一个礼拜他的房间里没有出现一只蚊子了。

阿尔弗雷德今天在外面打了一天的球,洗完澡的他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神清气爽得回到自己房间。坐在什么床边刚刚拿起手机,就瞥到一只蚊子在自己眼前飞。阿尔弗雷德立马从床上站了起来,一把抄起后来花重金从王耀那里买来的电蚊拍盯着空气。

在和空气斗智斗勇了几分钟后,阿尔弗雷德还是没有攻击到乱飞的蚊子。“伊万·布拉金斯基!”阿尔弗雷德对着空气喊了一声,随即一个只围着围巾的遛鸟裸男出现在了他面前。

只围着浴巾的阿尔弗雷德看着眼前一脸无辜的伊万,忍住了把电蚊拍拍在他脸上的冲动,还没开口就被肩膀上搭上来的手吓了一大跳。回头看见两个和伊万长得差不多的只不过眼睛和围巾颜色不一样的同样只围了围巾遛鸟的裸男。

“斯捷潘。”“伊利亚。”
“他们是我的哥哥哦......”

伊万话还没说完,眼前的阿尔弗雷德就不见了,只留了一条浴巾和掉在地上的电蚊拍。浴巾动了动,从底下爬出来一只体型较大的蟑螂,飞速爬到窗边从开着的一条小缝里飞了出去。

——
顶锅盖逃走)

【冷战组】蚊子露

*有毒的脑洞,慎入
*蚊子露和突然招蚊子的米
*ooc,ooc,ooc,这就是个搞笑的段子

阿尔弗雷德现在很烦躁,他正趴在开着空调的卧室里的床上对着电视屏幕打游戏,但是耳边一直有一只蚊子在飞来飞去。

“啊啊啊为什么今年突然就变得招蚊子了!去年英雄就没被蚊子咬过!”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暂停游戏腾出手来挠一下后腰露出来的地方的一个蚊子块。

“不玩了!我今天一定要打死你这只烦死人的蚊子!”阿尔弗雷德丢开手柄跳下床,试图寻找那只在他身上留下许多小包的蚊子。

阿尔弗雷德一直引以为傲的敏捷动作败在了一只蚊子的翅膀下,这时他格外想念上次王耀想要推销给他的电蚊拍。在房间中和一只蚊子斗智斗勇半个小时还无果后,他坐在了床上开始思考人生,也不知道现在再问王耀买电蚊拍还来得及吗。

那只蚊子在空中绕了两圈停在了阿尔弗雷德左肩上,又在他耳边飞了几圈。阿尔弗雷德就听到左耳边绕来绕去的“korukoru”声也没去想这蚊子清奇的振翅声,就挥动右手拍了下去。

他感受到掌心碰到了一个小生物,然后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只围着白色围巾的遛鸟裸男。

“你好哦,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你的血很好喝。”

“WHAT THE FUCK!!!!!”

——
我有病,不要打我hhhhhhh(顶锅盖逃跑)

【冷战组/露米】七夕小甜饼

*发生时间不是七夕,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x
*娘塔注意!普通人设定。露x艾米,他们都超可爱!!!
*并不会写bg,但我就是想写,没有谈过恋爱,都是我看电视看来的
*相亲现场,两个被逼的年轻人
*ooc有


伊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围巾,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子上,看着桌上摆的装饰的玫瑰叹了口气。作为一个从俄罗斯来到美国的年轻人,在这个地方只是个勉强拥有一个稳定工作的小白领。眼看自己发展得还不错,但这都25了,在父母眼里就快到而立之年了,最近打回去的电话无一例外都是问自己有没有对象,这时候伊万还真想把一直想着要嫁给自己的表妹娜塔莎拖过来当挡箭牌。上周伊万接到亲妈的电话,说是给他安排了一场相亲,天知道她在俄罗斯是怎么给在美国的宝贝儿子安排相亲的,还千叮万嘱不可以放人家小姑娘的鸽子,否则就带着娜塔莎来美国旅游个一两年。伊万最终还是输给了自己的亲妈,所以他现在正穿着西装围着围巾坐在咖啡厅里。在伊万发呆的时候,一个有着金色短发的女孩子踩着高跟鞋坐在了他的对面。

“嘿!你一定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吧!”女孩不时瞄着手机屏幕,有点紧张得看向对面的俄罗斯人,“我是艾米丽·F·琼斯,如你所见,是你的......相亲对象。”说完尴尬得笑了笑。

伊万回过神来,不得不说他对这位小姐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很高兴见到你。”

服务员适时得走过来递上菜单,两个人也没什么交流各自点了自己的。气氛有些僵硬,伊万也不怎么明白怎么跟女孩子交流。虽然身边有个把妹高手弗朗西斯没啥事就跟他传授自己的经验之谈,他是一点没去听,现在恨不得把弗朗西斯拉过来替他相亲。

“我来自俄罗斯,目前是个服装公司的设计师,平时喜欢看书。”伊万决定学着电视里的桥段,先进行一下自我介绍,然后夸夸这个漂亮的女孩,“艾米丽很可爱呢。”俄罗斯口音的英语配上伊万的笑容,再加上后面那句夸奖让艾米丽有些脸红。

“谢谢你的夸奖!我刚刚大学毕业没多久,现在还在打工。”服务员把两杯咖啡端了上来。艾米丽很高兴自己不用去思考有什么和看书比较相称的爱好,她更喜欢看杂志!

两个人就捧着咖啡面对面坐着,偶尔聊一两句。艾米丽原本想应付一下就回去的,但是不得不说对面的俄罗斯人很对她的胃口,又帅又温柔。眼看杯子里的咖啡见底了,伊万作为男方总应该主动点,想着弗朗西斯一直挂嘴边的绅士风度和各种娱乐项目,他向艾米丽主动提出了去逛街的邀请。

艾米丽有些苦恼,不是她不喜欢逛街,她今天出门前被表哥亚瑟强行塞了一双高跟鞋,她穿着高跟鞋连路都走不稳!但是她不忍心拒绝伊万的邀请,感觉要是拒绝了眼前这位大帅哥会很受伤。

两人走在一条购物街上,艾米丽把一半的心思都放在了保持平衡上,所幸伊万也没一直跟她说话,走路的速度也不快。路过一家运动鞋店,艾米丽有些羡慕得向里面望了一眼。伊万很早就注意到了艾米丽的不对劲,看到运动鞋店就提议进去看一下,就看到艾米丽有些惊喜的眼神。

两人出来时艾米丽已经换了双运动鞋,当然这是艾米丽自己买的,她拦下了伊万要付款的卡。换了运动鞋之后艾米丽整个人活泼了不少,和伊万说的话也多了,两个人像情侣一样逛了一下午,什么都没买。

艾米丽坐在一家意式餐厅里搅动着面前的意面,另一只手拿着手机跟亚瑟汇报情况。她把她的约会对象夸了好几遍,然后收到了亚瑟一连串的擦汗表情。伊万出去接电话了,是弗朗西斯打来的。很显然弗朗西斯并不知道伊万今天有约会这个行程,这是伊万故意不跟他说的,伊万害怕会在前一天晚上收到弗朗西斯对于约会的心得而让他看书的时间泡汤。伊万有些急,把约会对象晾在一边是很不绅士的行为,没想到这点细节却被弗朗西斯听了出来,他只好把事情全盘托出。弗朗西斯有些欣慰,看来平时的耳濡目染还是有些效果的。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吃完饭该干什么啊。”
“电影院啊!那可是个美妙的地方!”
“好吧我就知道你会回答电影院,还有什么别的地方吗?”
“别的地方?你想直接去旅馆吗?”
“当我没问,我挂了。”

就不该问这个猥琐的法国人。伊万挂了电话回到餐桌前。“附近有家电影院,最近有好几部正在上映的电影,艾米丽有兴趣吗?”艾米丽还没等伊万说完就开始点头,意识到自己有些不礼貌,很快把嘴里的面嚼了嚼吞下去。“好啊!我们吃完饭就去吧!”

艾米丽要看神偷奶爸3。伊万感觉这很符合艾米丽,一样的可爱。如果她要是要看那些文艺爱情片伊万大概会觉得这一定是假的艾米丽。他们抱着爆米花和可乐进了场。电影很有意思,艾米丽更有意思,伊万承认自己很喜欢这个约会对象,他看艾米丽的时间比看电影的时间长多了。艾米丽也不是没感觉到伊万一直在看她,说实话她有点不好意思,她很喜欢伊万!

电影散场两个人走在街上,晚上还是有些冷的,艾米丽脖子上围上了伊万的围巾。一时两人不知道怎么开口,都有点不舍得回去。艾米丽进行了一阵思想斗争,率先开口道:“我们还没交换联系方式呢伊万!”伊万终于摆脱了纠结,他刚刚还在想怎么要电话。

时间也不早了,伊万给艾米丽叫了辆出租车后往家的方向走去。走在半路发现自己的围巾还在艾米丽那,他已经想好怎么再找借口约艾米丽出来了!

——
就很想让他们直接进小旅馆为爱鼓掌。想让他们打一架,但是露总好苏啊群里的小伙伴包括我一致认为露总会宠金发碧眼还活泼的艾米丽!露总无形撩米娘,自己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但是就是撩到了艾米。两个人应该算一见钟情吧哈哈哈就很喜欢对方!他们就是要好好谈恋爱!艾米不是被亚瑟逼去相亲的,是被她亲妈逼去和露总相亲的(对的就是我bu)!

亚瑟:养的白菜又被熊拱了。

他说内容有敏感词!!!

【冷战组】汽车影院

*梗来自空间里的一篇说说(脑补的时候超级棒!!!码出来就......。_。)
*米第一人称
*普通人设定,米米还是个学生,大概奔三的单身青年露,ooc有
*一句话好茶

【冷战组/露米】深夜小甜饼

*我要吃糖!!!
*小段子,学院普通学生设
*私设怕打雷的米,貌似还有点怕黑x  自我感觉有点苏的露  什么地下室的备用教室都是我瞎掰的,剧情需要剧情需要x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因为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在课间打架时弄坏了一把椅子和一块粉笔擦,他们被罚在放学后打扫整个教室,并去地下室的备用教室搬一把完好的椅子上来。

“希望这次你们两个捣蛋鬼在接受惩罚时不要打闹了。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会下阵雨,记得早点回去。”班主任拿着那块坏掉的粉笔擦,看着眼前两个屡教不改的男孩。


“伊万你快点,外面天都黑了,我们还要去地下室!”阿尔弗雷德靠在教室门的门框上,对着还在关窗的伊万抱怨道。

“你有这个时间看着我关窗,为什么不过来一起关?要不是你刚刚还拉着我看你上次去漫展带回来的签售本,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伊万关上最后一扇窗,转身拍拍手,“好了,要走快走。”

阿尔弗雷德给了伊万一个白眼,向楼梯走去。

窗外天色漆黑乌云密布,一道闪电打亮了整个城市。楼道里的灯突然一黑,随后一声响雷穿透了墙壁。还在下楼梯的阿尔弗雷德一下子停住了脚,伊万只是愣了愣,继续往下走却发现阿尔弗雷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外面传来雨声,听上去雨还下得很大。“噗,阿尔弗雷德原来你还会怕打雷?”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照亮了阿尔弗雷德苍白的脸,脸颊边滑落了一滴冷汗。紧跟着的一声雷过后伊万看见阿尔弗雷德抱着脑袋蹲了下去。

这让伊万想起了比自己小三岁的妹妹娜塔莎。小时候外面下雷雨自己就抱着吓得大哭的妹妹,伊万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轻声安慰她。纵使平时再和阿尔弗雷德打来打去其实也是出于感情好,真要讨厌得要死早就两不相见老死不相往来了,哪还会一起分享辛苦排来的签售本。伊万几乎是没有犹豫得就蹲下来,用手捂住阿尔弗雷德的耳朵,然后示意他慢慢站起来,毕竟在楼梯上这样蹲着还没有灯是很危险的。

阿尔弗雷德的双手冰冷,伊万一手环着他的腰带他慢慢走下楼梯。平时伶牙俐齿的阿尔弗雷德此时一句话都没有,整个人还处于懵逼的状态。到了备用教室,伊万把阿尔弗雷德的眼镜取了下来,一手捂住他的眼睛,打开了灯,让他坐到椅子上。阿尔弗雷德湛蓝色的眼睛中充满了恐惧,直勾勾地盯着地面。

外面的雨声稍微小了些,也暂时没有了打雷闪电,伊万看着依旧在发愣的阿尔弗雷德有些不知所措,左看右看就走过去弯腰抱住了他,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在他耳边轻声安慰他。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阿尔弗雷德回过了神,眨了眨眼睛一下子竟然掉了两滴眼泪下来。反应过来伊万正抱着安慰他赶紧抬手擦干了眼泪,推了推伊万,“伊万......快起来,我没事。”完全没有平时互相挑衅时的语气,声音意外的柔和。

伊万赶紧起身,想到刚刚自己就这么对着一个大老爷们抱了上去还用安慰自己妹妹的方式安慰他就有点尴尬,挺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咳,别误会,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伊万先动身拎起一把椅子示意阿尔弗雷德一起赶快回去。阿尔弗雷德跟上伊万,顺手关了教室的灯和门,伊万打开楼道的灯,慢慢上楼。

一路无话。回到原来的教室,才消停一会儿的雷电又开始了,雨声也渐渐大了起来。窗外一片白光一闪,伊万就赶忙回头看阿尔弗雷德,怕他又要像刚才那样丢了魂一样。雷声过后,这次阿尔弗雷德明显比刚才要好得多,但还是很害怕的样子,偏偏还要哆嗦着嘴唇说自己不怕打雷,“刚刚......刚刚只是被突然灯黑了吓到了......我才没有怕打雷......”伊万上前去抱住了阿尔弗雷德,“好,世界的英雄不怕打雷。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回家吧。”




——
(我很尽力让米看上去没有那么软,但是总觉得害怕打雷的在这种情况就是这样......我不怕打雷。_。如果有bug请向我指出qwq) 

【冷战组/露米】没有题目

这是一个一大清早去魔都apo结果因为没看微博跑错地方现在正在回家的地铁上的人怀着悲痛的心情码的一块小甜饼。

*非国设,普通高中生
*ooc有,一只脆弱的米和一只痴汉的露(bu)
*展子啥的纯瞎掰
*偏露米

阿尔弗雷德看着手机上的路线图,明晃晃的“步行距离一千五百米”让他心里打着退堂鼓。今天最高温度有38摄氏度,一想到要在这太阳底下走那么多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低头看了眼手里漫威only展的票,一想到熬过这些就能见到自己想勾搭想了好久的太太,心一横拽上包就出了门。

在大太阳下暴走了十五分钟抵达地铁站,阿尔弗雷德掏出手机对着地铁站台上竖着的玻璃拍了张自拍,“就算是高温天也不能抵挡hero对漫威的热爱!”还加了张漫威only展票子的照片上传到了他的facebook。

刚发出去没多久就听到了新消息的提示音。“脂肪团跑到太阳底下可是会融化的哦~^L^”阿尔弗雷德看着那个和账号本人一样的颜表情对着屏幕比了个中指。

好不容易到了站,站在太阳下阿尔弗雷德拿着只剩13%电量的手机皱了皱眉头。反正到了漫展问人借一下充电宝就好了!抱着这种心态他打开了导航。

伊万坐在电脑前刷新着阿尔弗雷德的facebook,阿尔弗雷德和其他人那条动态底下的评论里聊的火热朝天,最后一条停在“我到站啦,先下啦!”前几天阿尔弗雷德还想拉着自己一起去,还好有先见之明,那么热的天跑那么远这种蠢事他才不要和那个脂肪团一起做。伊万划拉着鼠标,正好点开了漫威only展的首页,看到了最新的那条动态,上面地址和早上阿尔弗雷德票上的地址差了好远。他又翻出阿尔弗雷德的那条动态,抓起桌上的太阳眼镜就出了门。

阿尔弗雷德拿着没电关机的手机和刚刚在小超市里买的一瓶可乐站在空荡荡的大堂里。大厦三楼的大堂里没有人,灯全关着,靠着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还算能看清大堂全貌,没有人就不说了,连漫威的标志都没有一个。阿尔弗雷德抓起自己的包四处走了一下,突然从一条很深的走廊里传来脚步声,而且还越来越近,阿尔弗雷德打了个激灵,一边后退一边往墙上摸索电梯的按钮。

一位工作人员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她看着吓出冷汗的阿尔弗雷德笑了下,“请问有什么事吗?”

阿尔弗雷德看到是个人这才松了口气,拿出兜里有些烂糟糟的票子给工作人员看,“emmm...这个展子在哪里?”

“这个展子已经很早就取消了。”

“取消?”阿尔弗雷德的心霎时凉了半截,这里没有展子总不能赖在这里不走了,手机没了电也不能去首页问,只好向那位工作人员道了谢下楼。

再次站在太阳底下,阿尔弗雷德的一直微微翘起的呆毛都蔫了。心想好不容易放弃了睡懒觉的大好时光推掉了同学一起去电玩市场打游戏的邀约就为了去今天的漫威only见一眼太太们,现在全打了水漂。想着想着鼻子一酸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拿着摆设的手机和半瓶水拖拖拉拉得走回地铁站,就看见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地铁口。

“你是来看hero笑话的吗?...今天我没心情跟你打架......”伊万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颓废的阿尔弗雷德,他理了理围巾从袋子里取出冰可乐贴上了正好从一旁经过的阿尔弗雷德脸上。

“噢噢噢噢——!伊万你这是谋杀!...哇啊啊冰可乐!!!”阿尔弗雷德一把抢过冰可乐插上吸管就喝了一大口。

“慢点喝。阿尔弗你跑错地方啦,首页的新动态你没看吗?还有路上打你手机怎么不接?不会是没电了吧。”阿尔弗雷德噘着嘴看着旁边在大热天还带着围巾的斯拉夫人,狠狠地又吸了一口可乐别开脸没去理他,发红的耳尖却暴露了他的心情。

伊万摸了一把阿尔弗雷德汗湿的头发再把手上的汗擦在他的汗衫上,“我刚刚问了首页,那边还有现场票,我跟你一起过去。”

*一个一万年前的小脑洞,刚刚翻出来补完了
*特别啰嗦,小学生文笔,狗屁不通x
*私心冷战

我是乔纳森·约翰,今天刚刚任职一位大人物的秘书,据说他参加过二战,总统的命令文书都要他过目,大概是个很老很麻烦的老头子吧,之前向周围人问起这位大人物大家总是露出困扰的表情。

现在我在那位大人物的办公室门口,其实我还是很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算了我还是敲门吧。

“请进!”

这个声音格外年轻啊!我打开门,没有看到什么老头子,而是一个在吃的汉堡的年轻人。等等,汉堡?噢旁边还放着一瓶可乐,他咽下最后一口汉堡揉揉包装纸,抓起可乐瓶吸了一大口,可乐快见底的声音真是大。

“你就是乔纳森吧,我是你的上司阿尔弗雷德·F·琼斯,或者一个你更熟悉的名字,美利坚合众国。”那个金发蓝眼的年轻人终于放下了他的可乐,扯过旁边的餐巾纸擦了擦嘴。

国家的化身!原来我的工作那么重要吗!刚刚还在吃汉堡的年轻人可是我的祖国啊!我是不是要进行一发演讲表达一下我对祖国的热爱......不过祖国看上去好像不会对这些感兴趣吧!可我总该说点什么......

“现在也没什么事,这些资料先拿去看看吧,hero还有事,如果有问题随时来问我就行。”

还没等我思考好说些什么,祖国就理好了一堆资料塞到我面前,我只好双手接过连忙答了几声好。我肯定是最怂的秘书!

没想到我的新上司是个通情达理的年轻人还是我的祖国,比我想象中的顽固的老头子好太多了!

......

噢不,我要完全否定我上面说的那句话,他就是麻烦!就算他是我的祖国我也要这么说!

先不说祖国他三天两头喜欢往外跑玩失踪,好不容易待在办公室还喜欢打电话,用的还是角落那个老式的红色漆都快掉光的电话,听说这是上世纪冷战时开通的红色电话,对就是和白令海峡对面的那个国家想通的电话,作为一个美国人我从来没想到过我的祖国居然和那个国家的化身关系那么好,好到天天打电话,虽然祖国几乎一直在嘲讽电话那头的人。

今天祖国要我过去,刚进门就看到祖国站在我前面,神情严肃,一点都不像平时那种未经世事的大学生样,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的上司真的是个超级大国。祖国的声音相比起往常低沉了许多,“乔纳森,今天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告诉总统,他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制裁我的。”不得不承认我有点被唬到了,僵硬得点点头出了办公室。一整个早上祖国都闷在办公室里,没有像平时一样隔一会儿就出来溜达一圈或者大声叫唤要汉堡和可乐。

到了下午一点,祖国的办公室门发出一声巨响,其他人好像都见怪不怪得当没听到,我好奇得回头看到祖国换了一套普通的运动衫踩着色彩鲜艳的运动鞋路过了我们办公室的门口,大概是出门赴约吧。虽然是国家化身,但祖国也是有私人生活的,不过以前他都是热衷于翻窗出逃的,今天却正常得走正门出去。

过了两三个小时,一身汗的祖国黑着脸回来了,气呼呼的进了自己办公室。看上去祖国心情特别不好,我特地等了一会儿才敢去敲他办公室的门,工作的事还是不能含糊的。门里时有时无的说话声告诉我他在打电话,大概是听到我的敲门声了里面传来一声“请进。”

进门看到祖国正侧身拿着那个古老的电话机,他向我摆摆手示意我等一会儿,我便拿着文件关上门等着。我还是第一次旁观祖国和白令海峡对面的国家化身打电话,只感觉这个房间的温度低了不少,手都打起了颤。

祖国突然转过身来,“大鼻子熊你前几天说什么来着,今天我去外边太阳底下站了两个小时,你居然放我鸽子!”祖国移开了一沓文件,底下居然有一个红色的按钮,“放了hero的鸽子可得付出点代价吧,我家的核弹头可是瞄着你家呢。”祖国拍上了那个按钮。我突然有了个可怕的想法,这不会是控制核弹的按钮吧?我腿一软扶着身后的墙才没坐在地上。

祖国跟没事人一样又跟电话线对面的人互嘲了几句,挂掉电话转过头来看着我。我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站直了身子,身后传来了敲门声。我赶忙开门,门外萨拉端着一杯印着m记标志的冰可乐,一包大包的薯条和一个双层牛肉汉堡向我点点头,“祖国你的套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