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一只废蝠了。

一只废蝙蝠,游离在各圈之外。随缘码文。
高三狗,全职韩叶,aph冷战,阴阳师酒茨,王荣白鹊,黑篮光组,盗墓黑瓶,hp德哈,恩怨组,mha轰爆,强强万岁。
其实吃的很杂,基本没有雷点,基本都能吃互攻。
企鹅1351901203来找我玩啊x活在空间话废躺列_(:зゝ∠)_

【冷战组/露米】七夕小甜饼

*发生时间不是七夕,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x
*娘塔注意!普通人设定。露x艾米,他们都超可爱!!!
*并不会写bg,但我就是想写,没有谈过恋爱,都是我看电视看来的
*相亲现场,两个被逼的年轻人
*ooc有


伊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围巾,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子上,看着桌上摆的装饰的玫瑰叹了口气。作为一个从俄罗斯来到美国的年轻人,在这个地方只是个勉强拥有一个稳定工作的小白领。眼看自己发展得还不错,但这都25了,在父母眼里就快到而立之年了,最近打回去的电话无一例外都是问自己有没有对象,这时候伊万还真想把一直想着要嫁给自己的表妹娜塔莎拖过来当挡箭牌。上周伊万接到亲妈的电话,说是给他安排了一场相亲,天知道她在俄罗斯是怎么给在美国的宝贝儿子安排相亲的,还千叮万嘱不可以放人家小姑娘的鸽子,否则就带着娜塔莎来美国旅游个一两年。伊万最终还是输给了自己的亲妈,所以他现在正穿着西装围着围巾坐在咖啡厅里。在伊万发呆的时候,一个有着金色短发的女孩子踩着高跟鞋坐在了他的对面。

“嘿!你一定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吧!”女孩不时瞄着手机屏幕,有点紧张得看向对面的俄罗斯人,“我是艾米丽·F·琼斯,如你所见,是你的......相亲对象。”说完尴尬得笑了笑。

伊万回过神来,不得不说他对这位小姐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很高兴见到你。”

服务员适时得走过来递上菜单,两个人也没什么交流各自点了自己的。气氛有些僵硬,伊万也不怎么明白怎么跟女孩子交流。虽然身边有个把妹高手弗朗西斯没啥事就跟他传授自己的经验之谈,他是一点没去听,现在恨不得把弗朗西斯拉过来替他相亲。

“我来自俄罗斯,目前是个服装公司的设计师,平时喜欢看书。”伊万决定学着电视里的桥段,先进行一下自我介绍,然后夸夸这个漂亮的女孩,“艾米丽很可爱呢。”俄罗斯口音的英语配上伊万的笑容,再加上后面那句夸奖让艾米丽有些脸红。

“谢谢你的夸奖!我刚刚大学毕业没多久,现在还在打工。”服务员把两杯咖啡端了上来。艾米丽很高兴自己不用去思考有什么和看书比较相称的爱好,她更喜欢看杂志!

两个人就捧着咖啡面对面坐着,偶尔聊一两句。艾米丽原本想应付一下就回去的,但是不得不说对面的俄罗斯人很对她的胃口,又帅又温柔。眼看杯子里的咖啡见底了,伊万作为男方总应该主动点,想着弗朗西斯一直挂嘴边的绅士风度和各种娱乐项目,他向艾米丽主动提出了去逛街的邀请。

艾米丽有些苦恼,不是她不喜欢逛街,她今天出门前被表哥亚瑟强行塞了一双高跟鞋,她穿着高跟鞋连路都走不稳!但是她不忍心拒绝伊万的邀请,感觉要是拒绝了眼前这位大帅哥会很受伤。

两人走在一条购物街上,艾米丽把一半的心思都放在了保持平衡上,所幸伊万也没一直跟她说话,走路的速度也不快。路过一家运动鞋店,艾米丽有些羡慕得向里面望了一眼。伊万很早就注意到了艾米丽的不对劲,看到运动鞋店就提议进去看一下,就看到艾米丽有些惊喜的眼神。

两人出来时艾米丽已经换了双运动鞋,当然这是艾米丽自己买的,她拦下了伊万要付款的卡。换了运动鞋之后艾米丽整个人活泼了不少,和伊万说的话也多了,两个人像情侣一样逛了一下午,什么都没买。

艾米丽坐在一家意式餐厅里搅动着面前的意面,另一只手拿着手机跟亚瑟汇报情况。她把她的约会对象夸了好几遍,然后收到了亚瑟一连串的擦汗表情。伊万出去接电话了,是弗朗西斯打来的。很显然弗朗西斯并不知道伊万今天有约会这个行程,这是伊万故意不跟他说的,伊万害怕会在前一天晚上收到弗朗西斯对于约会的心得而让他看书的时间泡汤。伊万有些急,把约会对象晾在一边是很不绅士的行为,没想到这点细节却被弗朗西斯听了出来,他只好把事情全盘托出。弗朗西斯有些欣慰,看来平时的耳濡目染还是有些效果的。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吃完饭该干什么啊。”
“电影院啊!那可是个美妙的地方!”
“好吧我就知道你会回答电影院,还有什么别的地方吗?”
“别的地方?你想直接去旅馆吗?”
“当我没问,我挂了。”

就不该问这个猥琐的法国人。伊万挂了电话回到餐桌前。“附近有家电影院,最近有好几部正在上映的电影,艾米丽有兴趣吗?”艾米丽还没等伊万说完就开始点头,意识到自己有些不礼貌,很快把嘴里的面嚼了嚼吞下去。“好啊!我们吃完饭就去吧!”

艾米丽要看神偷奶爸3。伊万感觉这很符合艾米丽,一样的可爱。如果她要是要看那些文艺爱情片伊万大概会觉得这一定是假的艾米丽。他们抱着爆米花和可乐进了场。电影很有意思,艾米丽更有意思,伊万承认自己很喜欢这个约会对象,他看艾米丽的时间比看电影的时间长多了。艾米丽也不是没感觉到伊万一直在看她,说实话她有点不好意思,她很喜欢伊万!

电影散场两个人走在街上,晚上还是有些冷的,艾米丽脖子上围上了伊万的围巾。一时两人不知道怎么开口,都有点不舍得回去。艾米丽进行了一阵思想斗争,率先开口道:“我们还没交换联系方式呢伊万!”伊万终于摆脱了纠结,他刚刚还在想怎么要电话。

时间也不早了,伊万给艾米丽叫了辆出租车后往家的方向走去。走在半路发现自己的围巾还在艾米丽那,他已经想好怎么再找借口约艾米丽出来了!

——
就很想让他们直接进小旅馆为爱鼓掌。想让他们打一架,但是露总好苏啊群里的小伙伴包括我一致认为露总会宠金发碧眼还活泼的艾米丽!露总无形撩米娘,自己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但是就是撩到了艾米。两个人应该算一见钟情吧哈哈哈就很喜欢对方!他们就是要好好谈恋爱!艾米不是被亚瑟逼去相亲的,是被她亲妈逼去和露总相亲的(对的就是我bu)!

亚瑟:养的白菜又被熊拱了。

他说内容有敏感词!!!

【冷战组】汽车影院

*梗来自空间里的一篇说说(脑补的时候超级棒!!!码出来就......。_。)
*米第一人称
*普通人设定,米米还是个学生,大概奔三的单身青年露,ooc有
*一句话好茶

【冷战组/露米】深夜小甜饼

*我要吃糖!!!
*小段子,学院普通学生设
*私设怕打雷的米,貌似还有点怕黑x  自我感觉有点苏的露  什么地下室的备用教室都是我瞎掰的,剧情需要剧情需要x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因为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在课间打架时弄坏了一把椅子和一块粉笔擦,他们被罚在放学后打扫整个教室,并去地下室的备用教室搬一把完好的椅子上来。

“希望这次你们两个捣蛋鬼在接受惩罚时不要打闹了。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会下阵雨,记得早点回去。”班主任拿着那块坏掉的粉笔擦,看着眼前两个屡教不改的男孩。


“伊万你快点,外面天都黑了,我们还要去地下室!”阿尔弗雷德靠在教室门的门框上,对着还在关窗的伊万抱怨道。

“你有这个时间看着我关窗,为什么不过来一起关?要不是你刚刚还拉着我看你上次去漫展带回来的签售本,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伊万关上最后一扇窗,转身拍拍手,“好了,要走快走。”

阿尔弗雷德给了伊万一个白眼,向楼梯走去。

窗外天色漆黑乌云密布,一道闪电打亮了整个城市。楼道里的灯突然一黑,随后一声响雷穿透了墙壁。还在下楼梯的阿尔弗雷德一下子停住了脚,伊万只是愣了愣,继续往下走却发现阿尔弗雷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外面传来雨声,听上去雨还下得很大。“噗,阿尔弗雷德原来你还会怕打雷?”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照亮了阿尔弗雷德苍白的脸,脸颊边滑落了一滴冷汗。紧跟着的一声雷过后伊万看见阿尔弗雷德抱着脑袋蹲了下去。

这让伊万想起了比自己小三岁的妹妹娜塔莎。小时候外面下雷雨自己就抱着吓得大哭的妹妹,伊万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轻声安慰她。纵使平时再和阿尔弗雷德打来打去其实也是出于感情好,真要讨厌得要死早就两不相见老死不相往来了,哪还会一起分享辛苦排来的签售本。伊万几乎是没有犹豫得就蹲下来,用手捂住阿尔弗雷德的耳朵,然后示意他慢慢站起来,毕竟在楼梯上这样蹲着还没有灯是很危险的。

阿尔弗雷德的双手冰冷,伊万一手环着他的腰带他慢慢走下楼梯。平时伶牙俐齿的阿尔弗雷德此时一句话都没有,整个人还处于懵逼的状态。到了备用教室,伊万把阿尔弗雷德的眼镜取了下来,一手捂住他的眼睛,打开了灯,让他坐到椅子上。阿尔弗雷德湛蓝色的眼睛中充满了恐惧,直勾勾地盯着地面。

外面的雨声稍微小了些,也暂时没有了打雷闪电,伊万看着依旧在发愣的阿尔弗雷德有些不知所措,左看右看就走过去弯腰抱住了他,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在他耳边轻声安慰他。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阿尔弗雷德回过了神,眨了眨眼睛一下子竟然掉了两滴眼泪下来。反应过来伊万正抱着安慰他赶紧抬手擦干了眼泪,推了推伊万,“伊万......快起来,我没事。”完全没有平时互相挑衅时的语气,声音意外的柔和。

伊万赶紧起身,想到刚刚自己就这么对着一个大老爷们抱了上去还用安慰自己妹妹的方式安慰他就有点尴尬,挺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咳,别误会,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伊万先动身拎起一把椅子示意阿尔弗雷德一起赶快回去。阿尔弗雷德跟上伊万,顺手关了教室的灯和门,伊万打开楼道的灯,慢慢上楼。

一路无话。回到原来的教室,才消停一会儿的雷电又开始了,雨声也渐渐大了起来。窗外一片白光一闪,伊万就赶忙回头看阿尔弗雷德,怕他又要像刚才那样丢了魂一样。雷声过后,这次阿尔弗雷德明显比刚才要好得多,但还是很害怕的样子,偏偏还要哆嗦着嘴唇说自己不怕打雷,“刚刚......刚刚只是被突然灯黑了吓到了......我才没有怕打雷......”伊万上前去抱住了阿尔弗雷德,“好,世界的英雄不怕打雷。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回家吧。”




——
(我很尽力让米看上去没有那么软,但是总觉得害怕打雷的在这种情况就是这样......我不怕打雷。_。如果有bug请向我指出qwq) 

【冷战组/露米】没有题目

这是一个一大清早去魔都apo结果因为没看微博跑错地方现在正在回家的地铁上的人怀着悲痛的心情码的一块小甜饼。

*非国设,普通高中生
*ooc有,一只脆弱的米和一只痴汉的露(bu)
*展子啥的纯瞎掰
*偏露米

阿尔弗雷德看着手机上的路线图,明晃晃的“步行距离一千五百米”让他心里打着退堂鼓。今天最高温度有38摄氏度,一想到要在这太阳底下走那么多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低头看了眼手里漫威only展的票,一想到熬过这些就能见到自己想勾搭想了好久的太太,心一横拽上包就出了门。

在大太阳下暴走了十五分钟抵达地铁站,阿尔弗雷德掏出手机对着地铁站台上竖着的玻璃拍了张自拍,“就算是高温天也不能抵挡hero对漫威的热爱!”还加了张漫威only展票子的照片上传到了他的facebook。

刚发出去没多久就听到了新消息的提示音。“脂肪团跑到太阳底下可是会融化的哦~^L^”阿尔弗雷德看着那个和账号本人一样的颜表情对着屏幕比了个中指。

好不容易到了站,站在太阳下阿尔弗雷德拿着只剩13%电量的手机皱了皱眉头。反正到了漫展问人借一下充电宝就好了!抱着这种心态他打开了导航。

伊万坐在电脑前刷新着阿尔弗雷德的facebook,阿尔弗雷德和其他人那条动态底下的评论里聊的火热朝天,最后一条停在“我到站啦,先下啦!”前几天阿尔弗雷德还想拉着自己一起去,还好有先见之明,那么热的天跑那么远这种蠢事他才不要和那个脂肪团一起做。伊万划拉着鼠标,正好点开了漫威only展的首页,看到了最新的那条动态,上面地址和早上阿尔弗雷德票上的地址差了好远。他又翻出阿尔弗雷德的那条动态,抓起桌上的太阳眼镜就出了门。

阿尔弗雷德拿着没电关机的手机和刚刚在小超市里买的一瓶可乐站在空荡荡的大堂里。大厦三楼的大堂里没有人,灯全关着,靠着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还算能看清大堂全貌,没有人就不说了,连漫威的标志都没有一个。阿尔弗雷德抓起自己的包四处走了一下,突然从一条很深的走廊里传来脚步声,而且还越来越近,阿尔弗雷德打了个激灵,一边后退一边往墙上摸索电梯的按钮。

一位工作人员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她看着吓出冷汗的阿尔弗雷德笑了下,“请问有什么事吗?”

阿尔弗雷德看到是个人这才松了口气,拿出兜里有些烂糟糟的票子给工作人员看,“emmm...这个展子在哪里?”

“这个展子已经很早就取消了。”

“取消?”阿尔弗雷德的心霎时凉了半截,这里没有展子总不能赖在这里不走了,手机没了电也不能去首页问,只好向那位工作人员道了谢下楼。

再次站在太阳底下,阿尔弗雷德的一直微微翘起的呆毛都蔫了。心想好不容易放弃了睡懒觉的大好时光推掉了同学一起去电玩市场打游戏的邀约就为了去今天的漫威only见一眼太太们,现在全打了水漂。想着想着鼻子一酸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拿着摆设的手机和半瓶水拖拖拉拉得走回地铁站,就看见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地铁口。

“你是来看hero笑话的吗?...今天我没心情跟你打架......”伊万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颓废的阿尔弗雷德,他理了理围巾从袋子里取出冰可乐贴上了正好从一旁经过的阿尔弗雷德脸上。

“噢噢噢噢——!伊万你这是谋杀!...哇啊啊冰可乐!!!”阿尔弗雷德一把抢过冰可乐插上吸管就喝了一大口。

“慢点喝。阿尔弗你跑错地方啦,首页的新动态你没看吗?还有路上打你手机怎么不接?不会是没电了吧。”阿尔弗雷德噘着嘴看着旁边在大热天还带着围巾的斯拉夫人,狠狠地又吸了一口可乐别开脸没去理他,发红的耳尖却暴露了他的心情。

伊万摸了一把阿尔弗雷德汗湿的头发再把手上的汗擦在他的汗衫上,“我刚刚问了首页,那边还有现场票,我跟你一起过去。”

*一个一万年前的小脑洞,刚刚翻出来补完了
*特别啰嗦,小学生文笔,狗屁不通x
*私心冷战

我是乔纳森·约翰,今天刚刚任职一位大人物的秘书,据说他参加过二战,总统的命令文书都要他过目,大概是个很老很麻烦的老头子吧,之前向周围人问起这位大人物大家总是露出困扰的表情。

现在我在那位大人物的办公室门口,其实我还是很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算了我还是敲门吧。

“请进!”

这个声音格外年轻啊!我打开门,没有看到什么老头子,而是一个在吃的汉堡的年轻人。等等,汉堡?噢旁边还放着一瓶可乐,他咽下最后一口汉堡揉揉包装纸,抓起可乐瓶吸了一大口,可乐快见底的声音真是大。

“你就是乔纳森吧,我是你的上司阿尔弗雷德·F·琼斯,或者一个你更熟悉的名字,美利坚合众国。”那个金发蓝眼的年轻人终于放下了他的可乐,扯过旁边的餐巾纸擦了擦嘴。

国家的化身!原来我的工作那么重要吗!刚刚还在吃汉堡的年轻人可是我的祖国啊!我是不是要进行一发演讲表达一下我对祖国的热爱......不过祖国看上去好像不会对这些感兴趣吧!可我总该说点什么......

“现在也没什么事,这些资料先拿去看看吧,hero还有事,如果有问题随时来问我就行。”

还没等我思考好说些什么,祖国就理好了一堆资料塞到我面前,我只好双手接过连忙答了几声好。我肯定是最怂的秘书!

没想到我的新上司是个通情达理的年轻人还是我的祖国,比我想象中的顽固的老头子好太多了!

......

噢不,我要完全否定我上面说的那句话,他就是麻烦!就算他是我的祖国我也要这么说!

先不说祖国他三天两头喜欢往外跑玩失踪,好不容易待在办公室还喜欢打电话,用的还是角落那个老式的红色漆都快掉光的电话,听说这是上世纪冷战时开通的红色电话,对就是和白令海峡对面的那个国家想通的电话,作为一个美国人我从来没想到过我的祖国居然和那个国家的化身关系那么好,好到天天打电话,虽然祖国几乎一直在嘲讽电话那头的人。

今天祖国要我过去,刚进门就看到祖国站在我前面,神情严肃,一点都不像平时那种未经世事的大学生样,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的上司真的是个超级大国。祖国的声音相比起往常低沉了许多,“乔纳森,今天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告诉总统,他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制裁我的。”不得不承认我有点被唬到了,僵硬得点点头出了办公室。一整个早上祖国都闷在办公室里,没有像平时一样隔一会儿就出来溜达一圈或者大声叫唤要汉堡和可乐。

到了下午一点,祖国的办公室门发出一声巨响,其他人好像都见怪不怪得当没听到,我好奇得回头看到祖国换了一套普通的运动衫踩着色彩鲜艳的运动鞋路过了我们办公室的门口,大概是出门赴约吧。虽然是国家化身,但祖国也是有私人生活的,不过以前他都是热衷于翻窗出逃的,今天却正常得走正门出去。

过了两三个小时,一身汗的祖国黑着脸回来了,气呼呼的进了自己办公室。看上去祖国心情特别不好,我特地等了一会儿才敢去敲他办公室的门,工作的事还是不能含糊的。门里时有时无的说话声告诉我他在打电话,大概是听到我的敲门声了里面传来一声“请进。”

进门看到祖国正侧身拿着那个古老的电话机,他向我摆摆手示意我等一会儿,我便拿着文件关上门等着。我还是第一次旁观祖国和白令海峡对面的国家化身打电话,只感觉这个房间的温度低了不少,手都打起了颤。

祖国突然转过身来,“大鼻子熊你前几天说什么来着,今天我去外边太阳底下站了两个小时,你居然放我鸽子!”祖国移开了一沓文件,底下居然有一个红色的按钮,“放了hero的鸽子可得付出点代价吧,我家的核弹头可是瞄着你家呢。”祖国拍上了那个按钮。我突然有了个可怕的想法,这不会是控制核弹的按钮吧?我腿一软扶着身后的墙才没坐在地上。

祖国跟没事人一样又跟电话线对面的人互嘲了几句,挂掉电话转过头来看着我。我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站直了身子,身后传来了敲门声。我赶忙开门,门外萨拉端着一杯印着m记标志的冰可乐,一包大包的薯条和一个双层牛肉汉堡向我点点头,“祖国你的套餐。”

十年对手,最多回忆,从头到尾,悲喜交加。

为韩叶疯狂打call啊啊啊!!!宝木大大版的op太赞了qwq
韩叶!韩叶!韩叶!

【冷战组】老琼斯

冷战组无差,一个小脑洞,讲一个故事

*非国设,有人物死亡,大家都是老头子

隔壁老琼斯养了一只猫,据说是只流浪猫,看上去很胖但是只是因为毛很长有点卷非常蓬松,其实很瘦,棕色的毛,脖子那里一圈是白毛,眼睛像一条缝也不知道有没有睁开,大鼻子,看上去一直在笑。那只猫是一天早上突然出现在老琼斯家门口的,以前一直没有看到过它,奇怪的是那天老琼斯打开门后看到它就把它抱进了家门,那只猫也没有反抗,就是看到老琼斯的时候叫了一下。

老琼斯是个二战老兵,没有人知道他的全名,只知道他姓琼斯,以前每周都会有个姓柯克兰的人给他寄一封信,不过一年前开始就没有再收到过了。

老琼斯家里总养着一株向日葵,向日葵旁边会放着一条围巾,米白色的,叠的整整齐齐,围巾上压着一个勋章。每年圣诞节老琼斯都会在家坐在向日葵前面看着它,一看就是一整天,不吃不喝的。

老琼斯也会出门,他在战场上被炸断了一条腿,他就撑着两根拐杖,慢慢得出门,锁门,然后去隔壁大街上的麦当劳买一个汉堡一瓶可乐,再去旁边超市买一瓶伏特加,再回来的时候他浑浊的蓝眼睛总会浸满笑意。

自从老琼斯养了这只猫,他出门的频率就高了不少。有次他带着这只猫出门去那个麦当劳,然后被人赶了出来,又带着那只猫去那个超市,结果还没进门就被门口的人拒绝了,后来老琼斯就带着那只猫去街另一端的小公园,一人一猫坐在长椅上,一坐就是一整天。

有次老琼斯带着他的猫出了趟远门,他围着那条围巾,还别着那个勋章,坐着车去了一个向日葵田。

那次旅行回来后,老琼斯又不出门了。他就在自己房间里坐着,偶尔喂喂猫,喂喂自己,也不去麦当劳和超市了,就天天照顾着他的猫和他的向日葵。

有一天一个老人来到了老琼斯的家门口,看上去像是个东方人,满头白发,拄着拐杖,看也是手脚不灵便,真稀奇啊居然有人回来找老琼斯。老琼斯开门后略显惊讶,对着来访的老人笑笑,脸上的皱纹都堆在了一起,然后让开身子让那个东方人进门。那个东方人没待多久就离开了。

后来老琼斯死了,他坐在那株向日葵前,向日葵已经枯萎了,怀里抱着那只猫,那只猫也死了,手里拿着一张相片,相片上是两个笑着的年轻人,一个美国人和一个围着围巾的苏联人勾肩搭背,身后是战场。

【冷战组】醉酒的伊万

下午码了一半的脑洞,还有一半大概是飞走了
*大概偏米露
*dover有,老王助攻

阿尔弗雷德一脸不情愿得走进ktv包间,才刚刚进门就被伊万来了个熊抱,王耀坐在后面沙发上一脸冷漠得看了他们一眼,起身绕过懵逼的阿尔弗雷德走出了包间,走之前还说了句"加油"。

还没等阿尔弗雷德反应过来,怀里的斯拉夫人就开始嘟囔,大着舌头的俄语阿尔弗雷德是真听不懂,伊万一边嘟囔一边还在阿尔弗雷德颈窝蹭啊蹭,一点没有平时大魔王的样子,这样子明显是喝醉了。

能把伊万灌醉的这个世界上大概就只有王耀那个老狐狸精了吧。

阿尔弗雷德把伊万弄上沙发,刚刚放下就被那头熊一把拉住跌到了伊万身上,然后就又被抱住了,树袋熊式的那种。

阿尔弗雷德也动不了,干脆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思考起了人生。自己先是在打游戏的时候被王耀一个电话喊了过来,保证不是让他还钱,但是也没想到等他的是一头喝醉的熊。好吧虽然阿尔弗雷德承认自己是喜欢这头熊,但是他可从来没用对外说过,难道已经那么明显了吗......而且没想到伊万喝醉之后居然有点......可爱。

"阿尔弗每天就知道欺负万尼亚,然后跟那个粗眉毛有说有笑的,难道阿尔弗不知道粗眉毛已经和那个胡渣男在一起了吗!小耀还说阿尔弗其实是喜欢万尼亚的......那为什么还一直欺负万尼亚......QLQ"

阿尔弗雷德这次是真的懵逼了。这真的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吗!王耀真的没给他喂什么奇怪的药吗!伊万居然......在向自己......撒娇......

阿尔弗雷德坐起身来,他并没有挣脱伊万的双臂而是被伊万挂着坐起身来,看到了旁边桌子上堆了将近三四十个伏特加和老白干的空瓶。

这真的不会酒精中毒吗......

伊万突然抬起了头,紫水晶一般的眼睛噙满了泪水,靠近阿尔弗雷德,用嘴叼走了那双平光眼镜,然后和那双蓝水晶对视着。阿尔弗雷德用手托住伊万的后脑勺,亲了上去。

——

我也要露露的熊抱QLQ

写作业写着写着出来的产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伊万要在厕所写作业。

补作业的春待组

"脂肪团你每次都把作业放到最后一天晚上通宵做有意思吗?"伊万的声音从厕所传出来。

"哈,这可是作业存在的意义!还有大鼻子熊你不要以为hero不知道你在厕所补作业!"

伊万看了一眼腿上的作业本决定不去回答外面那个讨厌鬼。

【露米】一块很小的小甜饼

小段子,小甜饼
非国设
*dover有

阿尔弗雷德踩着他的自行车,抱怨了一下正午的太阳是多么毒。但那有什么办法,自从自己成年开始那个古板的粗眉毛表哥就把他从家里扔了出来,美名其曰独立生活,不过还算有良心得帮他租好了房子,却只支付了前三个月的房租。这哪是让hero独立生活,分明是觉得hero在家不能好好和那个法国佬卿卿我我了吧!虽然他绝对不会承认就是了。

"该死的亚瑟,害得hero还要大夏天得出来打工送快递!"

心情再糟糕也不能把它展现给客户,要是有那个人神经质投诉了他是会被扣工资的。为了每天的憨八嘎阿尔弗雷德收起了自己的坏心情,把自行车停在了一栋房子前。

"嘿!万尼亚你在吗,hero又来送快递了!"这个俄罗斯人的快递总是特别多,阿尔弗雷德轻轻敲了一下门。

五秒后,一个戴着围巾的高大男人打开了房门,一张娃娃脸与他的身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辛苦了哦小英雄。"熟练得接过快递签了名,然后从旁边拿了一罐冰镇可乐给面前满头大汗的快递小哥。

"啊哈冰镇可乐!太棒了!hero真是爱死你了万尼亚!"阿尔弗雷德高兴得跳了起来,就差在对面俄罗斯人脸上亲一口了。"那hero走啦!明天见!"阿尔弗雷德拉开拉扣灌了一口冰可乐,跑回去跨上了车子就骑走了。

——

本来想的是医生露和快递小哥米来着,码着码着脑洞就飞走了【难过】

也许会有后续?